手工椰棕绳:即将消失的手艺

作者:电子游戏  来源:电子游戏下载  时间:2019-10-22 13:42  点击:

  在社会历史发展的长河中,人类凭借着智慧,发明了很多手工艺品,它们曾经影响一代代人的生活,甚至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而美好的回忆。

  然而,随着生产生活方式的发展变化,一些传统手工艺正面临消失。例如文昌东郊椰林的手工椰棕绳,从过去的“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做”,到今天的“只有上了年纪的老人偶尔在做”。人们在感慨社会变化的同时,难免也会怀念过去的生活方式。

  经多番打探,听说文昌市东郊镇有阿婆坚持在做手工的椰棕绳,海南日报记者专程前往寻找,恰逢77岁的“烟斗公”骑着电动三轮车在椰林下穿行。“现在不好找了,但是以前多得很!”听说记者来意,阿公立马热情当起了向导,打开了话匣子。

  “烟斗公”叫符致群,性情乐观,因为成天叼着烟斗,很多人一时想不起他姓名时,就管他叫“烟斗公”,叫着叫着就出了名。他出生于东郊镇椰林村委会田头村,从小看奶奶搓椰棕绳,七八岁开始,便学会在一旁帮忙了。

  据说,当地人把搓椰棕绳叫作“织绯”。农忙之余,妇女们就坐在树底下搓绳子,家离得近的,还会聚拢在一起,边干活边聊家常。小孩子们在附近玩耍,调皮的会爬到莲雾树上摘莲雾吃,乖巧听话一点的,常常会被奶奶叫过去一起搓绳子。

  “以前椰棕绳的应用广泛,搓绳子能卖钱补贴家用,所以一般的家庭都会叫稍大懂事一点的小孩帮忙呢。”符致群告诉记者,椰棕绳可以捆秸秆、可以做拴牛绳、还可以在庭院里挂东西。虽然用途广,但因为不经处理的天然椰棕易腐烂、易断,所以过一段时间就需要更新,这样,人们对椰棕绳的需求量就很大。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东郊椰林片区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利用闲暇时间手工制作椰棕绳。

  搓好的椰棕绳除了自家使用,多的还拿出去卖。符致群因为跟奶奶卖椰棕绳去过琼海,去过海口。“最多一次带600多条去了海口,每条3米多长,一条卖3分钱,收获将近20块钱。那时候,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符致群说,有时一天卖不完,就要在外留宿一晚,奶奶会给他事先准备煮好的鸡蛋和地瓜。

  在“烟斗公”和村干部的热心领路下,记者来到了田头村村民黄菊英的家中。果然,一入庭院大门,便看到屋檐下成堆的椰棕和一捆捆红褐色的缠成球状的绳子。“那就是椰棕绳,和做椰棕绳的材料——天然椰棕。”黄菊英指着那一堆絮状物对记者说。

  椰棕是椰子壳里的纤维丝。在文昌东郊人的眼中,椰子可谓“全身是宝”,除了椰汁、椰肉可以食用,椰叶可以当烧饭的柴火,树干可以盖房子,哪怕是看起来最无用的椰子壳,他们也能做成椰雕、椰棕绳、椰棕床垫等产品。

  抽出椰棕的方法也很简单。黄菊英说,通常就是用井水泡,一般泡10多天后就软了,然后捞出来,用木锤子锤,目的是要打掉纤维丝中间的渣滓。常年泡椰子壳的水池呈红色。砸锤时,椰子壳底下垫一块旧布,以防红色的渣滓水溅得满地都是。锤好的椰棕再晒两三天,等到晒干就是搓绳的材料了。

  观察黄菊英手工制作椰棕绳,只见她抓起一把椰棕,很快在手里搓成长条,然后用左脚的大脚趾夹住固定,再拿起适量椰棕从另一端往上续,变戏法似的让手里的绳子越搓越长。黄菊英的丈夫符致文在一旁帮忙,将搓出来的细绳一圈一圈绕成球形。

  “这只是第一步,拿到市场上卖的绳子比这个粗一些,也更结实。”黄菊英边说着,边继续向记者展示第二步加工的程序。所谓“二次加工”,也叫“放缆”,就是将搓好的细小椰绳三条合成一股粗绳,这需要借助一件用木头和钢丝制成的类似织布机一样的工具,当然,工具也是手工制作的。

  “放缆”过程需要两个人配合,一个人负责将细绳绕到一端的木槽上(当地人叫做“羊头”),另一个人转动轴承,让3条细绳借助轴承转动的力量紧紧拧成一股。

  在黄菊英符致文夫妇专注做椰棕绳时,庭院间安静得可以听见风吹树叶“沙沙”的声音,制绳的木质器具发出有规律的“锵锵”声。黄菊英说,以前最忙的时候,他们曾连夜赶工,不时能看见萤火虫在周围飞舞。

  可惜的是,现在他们都很少做了。随着社会经济发展,便宜又耐用的塑料绳进入人们的生活,用椰棕绳的人越来越少,产业难以为继,很多人便停工或干脆转行了。

  “做传统手工椰棕绳并没有很高的技术难度,一代代传下来,耳濡目染,基本从小都会做。但是现在,基本都转行干别的了。”椰林村委会党支部成员黄宏明告诉记者,椰林村全村1031户4400多人,像黄菊英夫妇一样坚持做手工椰棕绳的目前最多剩一两家人了。很多人已转行就业,村子里有很多椰子产品加工厂,既有椰丝、椰蓉、椰子糖等食品类产品,也有椰棕床垫、椰雕、佛珠加工类产品。

  即便执着如黄菊英夫妇,手工制作椰棕绳也可能很快就难以为继了,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做好的椰棕绳很难卖得出去;二是制作椰棕绳的木质器具年代已久,而周边目前唯一会做这种器具的木匠也已80岁了,没有传承人。“现在能做就再做点,等到机器老化坏掉,我们恐怕也就做不了了。”黄菊英略显遗憾地说。

  对于“烟斗公”来说,没有人再做手工椰棕绳,他的生活品质可能不会受太大影响,但他小时候在村子里就听过的此起彼伏的敲木锤声,以后可能就听不到了。

  不过,也有人说,许多传统手工艺都在慢慢消失,人们怀念的,或许不是传统工艺品本身的价值,而是在怀念一种生活方式。新一代人,将会有新一代人的记忆。(记者 李佳飞)

  新闻热线:法务部邮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节目覆盖情况反映热线:

  手工椰棕绳:即将消失的手艺,黄菊英和丈夫在合作制椰棕绳。黄菊英还坚持做椰棕绳。黄菊英在手工制椰棕绳。“以前椰棕绳的应用广泛,搓绳子能卖钱补贴家用,所以一般的家庭都会叫稍大懂事一点的小孩帮忙呢。

电子游戏

上一篇:2019年中国纺织机械行业市场现状及发展趋势分析

下一篇:今日渤海网一个传统农业县的脱贫之路——来自河北新河的调查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