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负盛名的九幅历史地图

作者:电子游戏  来源:电子游戏下载  时间:2019-10-04 06:35  点击:

  在使用了200年之后,内布拉星象盘才被埋于地下。其材料源于遥远的康沃尔郡,而制造的知识和理念来源于当地人在内布拉村庄附近的米特尔贝格山顶观察天空所得。这块青铜星象盘——以刻画特定天文现象为目的的,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的代表——历史上分为五个阶段。第一阶段展示出由32颗金色星星组成的夜空,包括昴宿星团、一个代表太阳或满月的金色球体以及一弯新月。它能够提醒人们何时添加闰月,以同步太阴年(阴历)和回归年(公历)。这种现象发生在新月开始(初吉)第3天半,星盘上的新月与昴宿星团同时出现时。位于哈雷市的国家史前博物馆馆长哈拉德·梅勒称:“若非经过几十年的深入观察,星盘所描绘出的天文规律令人难以想象。在发现星盘之前,没人认为史前人类能够掌握如此精确的天文知识。”

  工匠在星象盘的两侧添加了两道金色弧线,遮住了原来的两颗星星。其中一条弧线后来被移除,展示出从米特尔贝格看到的夏至和冬至的地平线。不知何时,一艘风格化的船被贴在底部,作为太阳穿越天空的象征。梅勒说:“星盘最吸引人之处在于,前两个阶段展示了纯粹的天文学知识和观测结果,不掺杂任何宗教或神话意义。到第三阶段,以船形为代表的其他元素才被添加进来。” 后来,星盘的边缘出现钻孔,可能是为了将其固定起来便于携带,作为标准参照物。最终阶段,约在公元前1600年,这个星盘可能失去了其科学或宗教用途,作为祭品被掩埋。

  内布拉星象盘 年份:约公元前1800年 材料:青铜和黄金 尺寸:直径1英尺,重量4.6磅 发现地:德国萨克森-安哈特

  对于古巴比伦圣城尼普尔忙碌的农民来说,水源地至关重要的。这个陶板描绘了城市附近的复杂灌溉网络,其中线条标识沟渠和运河,圆圈表示城镇和农业设施。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地图竟绘制出了整个区域。宾夕法尼亚博物馆馆长菲利普·琼斯解释说,美索不达米亚的土地拥有者们一般通过文字描述此类内容,而不是绘画。“很难解释绘制这幅地图的原因,但肯定是出于某种行政管理目的。”

  在这幅地图的中心部分,以楔形文字标示“宫殿之地”,表明这块陶板是刚建立的凯喜特王朝的领地指南,该王朝位于尼普尔西北约70英里的巴比伦市。当时,新任凯喜特统治者正挑战尼普尔的宗教权威,也就是苏美尔人的主神恩利尔(Enlil)的所在地。陶板的中上部分包括古巴比伦人守护神马杜克的地产和田地。琼斯说,“我们能够看到,马杜克开始夺取恩利尔的土地,实际上是在恩利尔的城市内部开始占领土地。”

  尼普尔陶板地图 日期:约公元前1500年 材质:陶土 尺寸:5英寸乘4.3英寸 发现地:伊拉克尼普尔

  世界上已知的最古老的地理地图绘在一张9英尺长的纸莎草纸上。该地图发现于埃及的德尔麦迪那村,新王国的国王谷工匠们居住地。由皇家墓园首席抄写员阿蒙纳克特(Amennakhte)创作,这幅纸莎草纸描绘了埃及东部沙漠中一条名为瓦迪哈马马特(WadiHammamat)的干涸河床。几个世纪以来,河道一直用于采石和采矿,并作为数千年来连接尼罗河河谷和红海的通道。乌普萨拉大学的埃及学家安德烈亚斯·多恩(AndreasDorn)和列日大学的语言学家史蒂芬·波利斯(StephanePolis)表示,一般的旅行并不需要地图。纸莎草纸是可能是在拉美西斯四世统治时期(约公元前1153年至1147年),为纪念法老到贝肯石采石场考察而创作的。贝肯石(Bekhen-stone)或格雷瓦克石(greywacke)因常用于高质量的雕塑而广受赞誉。为了区分不同类型的石头,阿蒙纳克特以深褐色代表贝肯石,粉红色代表花岗岩和黄金矿床,点代表冲积矿床。

  抄写员还记录了被开采的贝肯石尺寸,以象形文字标识道路和方向,例如“通向大海的道路”。阿蒙纳克特还绘制了自然景观和建筑地标,包括矮树、灌木丛和一口井,以及塞提一世(约公元前1294年至1279年)的纪念碑和阿蒙神的神庙,均在最左边用白色标示。波利斯说:“阿蒙纳克特绝对有观察复杂结构的经验,因为他同时负责绘制坟墓结构,他能够通过将道路和自然环境化为平面来表现地形信息。这份独一无二的记录融合了地理和地质信息,某种程度上反映出我们现代的制图方法。”

  莎草纸金矿地质图 日期:约公元前1151-1145年 尺寸:9英尺乘1.3英尺 发现地:埃及德尔麦迪那

  公元前168年,现中国东南部湖南省马王堆遗址,一位汉代将军墓的漆器盒中,盛有三幅画在绢帛上的地图。这个将军可能是汉朝封地长沙国统治者利仓的儿子,利仓的陵墓位于附近。

  每张地图都展示了长沙国的一部分疆土。其中一张地图破损严重,难以辨认,似乎展示了一座城市或一座陵墓。另一张地图记载了在长沙国与某个动荡的邻国接壤的边境地区部署军队的地点。第三幅图展示了长沙国南部的山脉、河流和重要的聚落。

  安纳波利斯圣约翰学院(St.John’s College)的制图历史学家科德尔·易(CordellYee)说,马王堆地图显示出高度的标准化,尤其是在使用抽象符号方面,比如用方形来表示城市。他指出,这些地图非常复杂,很可能是根据历史悠久的制图传统绘制的。易说:“这表明中国的地图制作在那个时代已经很成熟了。” 这些地图对于行政和军事规划是必不可少的,也可能是作为艺术品来欣赏。除了描画最左侧的深色部分的九嶷山山脉,地图绘制者仔细地画上了阴影,表示湖泊中的山峰倒影。

  汉代地形图 日期:公元前168年以前 材质:水墨绢本 尺寸:3英尺乘3英尺 发现地:中国湖南

  罗马地图(Forma Urbis Romae)是西普提米乌斯·塞维鲁(Septimius Severus) 统治时期(公元193-211年)一份规模宏大的城市平面图。虽然只有一小部分得以保存,但学者们确信其涵盖了城市的大部分区域。该地图碎片展示了维米纳尔山东南斜坡上的商业聚落。作为罗马和平神庙某房间墙壁上的一部分,应是地图档案。该地图以1:240的比例绘制,类似于土地勘测图,不仅包括街道和街区,还包括建筑物的内部特征,如柱廊和楼梯。然而,杜兰大学的考古学家苏珊娜·卢斯尼亚(SusannLusnia)说,地图的庞大的尺寸——60英尺乘43英尺——表明它的装饰性能大于实用性能。她说:“罗马地图概述了塞维鲁为王朝继承权的建立及其合法性而对罗马所做的改变。”“这一大理石制的地图本身就是罗马塞维鲁遗产的纪念碑。塞维鲁雄心勃勃的建设计划包括修复古老的纪念碑和创建新的纪念碑,这是他吸引人们注意他新生王朝计划的一部分。

  罗马地图的碎片 日期:公元203-211年 材料:大理石 尺寸:26英寸乘23.6英寸 发现地:意大利罗马

  帕拉卡斯纺织 日期:公元100 –300年 材料:棉、驼绒纤维 尺寸:2英尺乘4.9英尺 发现地:帕拉卡斯,秘鲁

  对于生活在古代安第斯山脉的人们来说,纺织品不仅可以作为周围环境的记录,还可以作为帮助他们过渡到往生世界的指南。布鲁克林博物馆馆长南希·罗索夫(NancyRosoff)说,这个纺织品“记录了2000年前秘鲁南海岸的生活。”这个纺织品很可能是在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前,秘鲁纳斯卡文化的一名村民下葬时缠绕在头上的。纺织品中心的图案重复了一个大眼睛、露齿笑的形象,人们认为这是一个超自然的存在。边界上是一个由90个独立人物组成的队列,每个人都佩戴着不同的徽章。许多人携带着当地或更远地区的动植物。

  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地理学家威廉·加特纳(William Gartner)认为,披风也可以被看作是代表安第斯山脉时间循环概念的地图。纺织品边界上的人物展现了人们在乡村广场周围的活动。加特纳说,如果死者头上缠着一块布,就能参加这个象征性的游行,这个游行永续不断。

  卡托巴地图 日期:约1721年 材料:纸 尺寸:3.5英尺乘2.5英尺 发现地: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

  抵达查尔斯顿后不久,新上任的南卡罗来纳州皇家州长弗朗西斯尼克尔森(FrancisNicholson)收到了一张鹿皮地图,据说是由一位印第安“领袖”或酋长绘制的。尼克尔森定制了一份纸质的地图复印件,用圆圈代表13个土著群体,并以线条连接。它是殖民时期北美土著制图学的一个罕见例子。

  南阿拉巴马大学的考古学家格里高利·瓦谢尔科夫(GregoryWaselkov)认为,地图的绘制者很可能是一个卡托巴人,因为纳索的卡托巴社区占据了中心位置,而卡托巴人至今仍称南卡罗莱纳州为家。包括查尔斯顿和维吉尼亚在内的欧洲殖民地都以正方形标出,瓦谢尔科夫认为这不仅是将英国人划分为外国人的一种方式,而且可能表达了对欧洲人刻板形象的批判。圆圈和正方形的大小不同,可能与地图制作者对社区受重视程度成正比。这些连接线显示了南卡罗莱纳州皮埃蒙特和东南部地区人民之间的社会和政治关系。瓦谢尔科夫称,“考古学家在没有手工艺品参考时,难以对当时人们对环境的了解做出推断,但这张地图进一步证明了,土著居民同样注意到了那些离家甚远的事物。”

  1885年,一个名叫库内特的因纽特猎人把三幅不同寻常的木制地图卖给了一只丹麦探险队的队长古斯塔夫·霍尔姆(GustavHolm),当时他正率领探险队向格陵兰岛东海岸进发。这些地图作为前往阿玛萨里克交易点北部海岸的指南。这里展示的两幅地图互为补充:左图描绘了起伏的海岸线,陆地与峡湾交替出现,而另一幅则代表了一众近海岛屿。第三幅描绘了一个半岛。

  格陵兰国家博物馆馆长、考古学家汉斯·哈德森(Hans Harmsen)说,这些地图并不是为实用的导航而设计的,而是作为讲故事的辅助工具。他说,“你可以向听故事的人展示海岸线的轮廓,以及岛屿和海岸线之间的关系。” 海岸地图甚至包括一个明显的弧沟,表明旅行者必须把皮艇从陆地上带到下一个峡湾。没有证据表明这种木制地图都是由格陵兰因纽特人制作的,因为这是此类地图中已知的唯一一件。

  木制因纽特人地图 日期:1885年 材料:木质 尺寸:5.5英寸乘2英寸(左),8.5英寸乘1英寸(右) 发现地:阿玛萨里克,格陵兰岛

  马绍尔群岛位于南太平洋密克罗尼西亚群岛地区。马绍尔群岛的航海教育传统上是从蒙住眼睛乘独木舟开始的。年轻的水手们在冒险出海旅行之前就学会了感知大海的运动。马绍尔人与海浪及其运动的联系可以追溯到2000多年前,当时岛上的第一批定居者使用的寻地技术。

  学者们已经确定了两种不同类型的马绍尔群岛简图,马绍尔人至少从19世纪中叶就开始用咪头制作制图。第一种类型,可能是相对古老的类型,如图所示,包含了波浪与陆地相互作用的抽象表示。第二种类型展示了岛屿,通常用贝壳表示,以及飞行员识别和记录的膨胀模式。夏威夷大学的人类学家约瑟夫·根茨(Joseph Genz)说:“在太平洋对岸,这样的航海信息鲜少编写被或以物理形式表达。”他说,这些图表主要用作教学设计,而非实时路标。它们可能有助于传授马绍尔航海传统中最重要的概念,即迪力普或称“干线波浪”。“人们仍然把迪力普描述为最重要的海浪,” 根茨说,“这就像一条小路,你可以跟随它到达下一个环礁。如同走向一个个地标一样,这样可以找到一个个航标。”

  马绍尔群岛简图 日期:约19世纪末20世纪初 材料:木材和贝壳 尺寸:2英尺乘1.8英尺 发现地:马绍尔群岛,密克罗尼西亚

电子游戏

上一篇:人教版高中历史必修二知识点总结

下一篇:洛阳汉画艺术博物馆掠影:春种秋收乐陶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