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法之名》:国家壮大进步离不开法治作品的记录和呐喊

作者:电子游戏  来源:电子游戏下载  时间:2019-09-27 11:55  点击:

  当代电视剧应该更多的关注广阔的社会生活,《因法之名》做出了示范。前一段我写过一篇文章,专门呼吁拓展题材的文章,说到当代剧需要放眼社会,年代剧需要独舒机杼,古代剧需要放水养鱼。当代题材剧目给我最深刻的感受是现在可写的题材、可写的领域确实太狭了,应该放眼社会,不应该仅仅扎在家庭生活里不出来;年代剧里刻板书写、套路化又太多,呼吁独舒机杼;古代剧古装剧面临一个生存困境,能否作为一个完整的类型继续生存下来,现在多多少少有一些问题,希望能够放水养鱼。

  说到当代题材,有很多剧确确实实是局限于家庭里头这点杯水风波,还有近些年刚刚创作实践出现的倾向——问题家庭解决。很多人因为在社会当中遇到困难、困境,攒了一身伤痛,有很多过不去的坎,于是最后全部集中到家庭里解决,产生了一种新的类型:痛剧。年轻人喜欢的剧有甜剧、酥剧、爽剧,现在又加一种痛剧。于是,感觉家庭剧太高能了,有爆炸的可能,如果放到广阔社会里,原本在哪里发生,去第一现场研究解决可能更自然一些。

  一个国家壮大进步离不开法治实践完善,离不开法治题材文艺作品的记录和呐喊。现实题材更加丰富多元、视角全息,宇宙万象无所不包,应该有干预社会的尖端题材。关注当代社会法治进程,直面平反冤错案件的难点、历史旧帐,触碰到历史错点,《因法之名》在这个意义上说出现正当其时,哪怕来路坎坷但是值得欣慰。

  这里说的是硬核题材软化,在创作过程当中提炼很多政治智慧,也提炼很多创作技巧;如果硬核题材硬化,很可能是遥遥无期播出的结果。先说硬核部分,迟来的正义还是不是正义,剧里反复追问,赵冬苓老师对这件事打着问号,一方面迟来的正义肯定是正义,但是对于在迟来过程当中已经被伤害的人来说已经不是正义了。答案非常耐人寻味。“疑罪从有”到“疑罪从无”,对应的是社会当中非常受到关注、非常瞩目的重大冤假错案,曾经被新闻媒体大规模报道过的,如内蒙古呼格案、河北的聂树斌案、河南的赵作海案件、浙江张高平叔侄冤案等,平反冤假错案不光是宏观意义,微观上对于当事人来说,那是巨大的福祉。

  艺术作品艺术化的表现,对于促进国家法治进步、保障公民权利都产生良性的作用。但是说起来,有硬核为什么要软化呢?这类案件读解有门槛,尤其对于越来越重视文艺作品娱乐性,越来越不能消化硬菜的当代观众来说,如果硬核东西继续硬度表现的话,他们更不容易留住。所以,我特别理解赵冬苓老师选择了对许子蒙冤错案件伤害作为表达之一,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同时,这种手法我觉得也是能够方便普通观众进入案件,情感带入以后对于事件进程掌握更加容易。

  剧中情与法冲突非常激烈也非常虐心,多组人物关系都涉及到情与法冲突,陈硕和陈谦和父子到底要不要说出来这件事,许子蒙和葛晴、邹桐的三角关系,许子蒙外婆家和奶奶家非常惨烈的关系,这里头情与法戏剧化的凸现,也确实让这部剧增加增加了观赏性。

  我尤其赞赏赵冬苓老师用了一个相当反套路的写法,他写了一个陷入焦躁的警察冤枉了并不完美的无辜者让他成为受害者,而不是坏警察诬陷一个好人。“完美受害者”也在引发讨论,就是刘强东案件,随着陆续爆料大家讨论“完美受害者”的事。一开始女孩起诉书刚刚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单方面认定刘强东是绝对的坏人,是罪犯,女孩倾向于是“完美受害者”,被无辜侵害的人。随着视频进一步出现,两方几次举证,几次爆料,公众倾向于女孩也不是一个“完美受害者”,也不是一个完美无瑕的人,也不是过程当中没有过错的人。但是,尽管她不是“完美受害者”,但是大家目前为止倾向于她也不应该受到这种侵害,不应该在受到侵害的时候不能得到法律的公正对待。随着讨论的深入、爆料的深入,讨论就会深入,深入以后“完美受害者”概念的引入,其实和这部剧也是有关联的,因为许志逸就是一个非常典型不完美的受害者。

  葛大杰是被两条绳子勒住,一个是命案必破领导要求,仇慕之死造成了他的热血上头,判断失准;许志逸是花花公子,性格优柔寡断,做事颠三倒四,案发以后有点自投罗网,而且心理上有犯罪倾向,写小说显示了自己非常阴暗的内心。一个有缺点陷入暴躁的警察把并不完美的一个人错抓成了犯罪嫌疑人,最终导致他被判刑。这可能是这一类事情在社会当中更加接近于许许多多现实当中发生的事情,现实中发生的案件,如果这样的书写具备了相当普遍性,就意味着文学性更高,社会价值、社会意义更高。

  综上所述,各种剧作法用上、各种情感关系引入,这部剧既是法治剧也是情感剧,观赏性大为提高,社会价值大为提高。

电子游戏

上一篇:古代中国的纺织业发展情况是什么样的?

下一篇:古代著名的纺织专家黄道婆从穷苦女子到后来被称为布业“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