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机杼声声忆芳华

作者:电子游戏  来源:电子游戏下载  时间:2019-09-27 11:53  点击:

  机杼,是纺织行业的专用名词。著名的南北朝《木兰辞》,开篇就有“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锭子”即是纱锭,纺织厂纺纱的重要工具,一个纺织工厂的规模,业内往往以拥有多少万“锭子”来表述。

  这些普通人有些陌生的名词,在曾经的纺织女工心中却是一生的回忆。她们见证了城市工业发展的兴衰浮沉,自己的命运也随着济南纺织行业几番起落。

  1970年,17岁的郝东明从学校毕业,进入国棉二厂。这次学校统一分配,能去到国棉二厂,让郝东明非常兴奋,“大家梦寐以求的就是这种大国营企业”。从5.6万多纱锭,发展到后来的8万多纱锭,郝东明见证了国棉二厂最辉煌的时代。

  “那时候三班运转,从进厂以后,根本就没休过班,太累了。”回忆起当初在厂里的工作,郝东明感叹那时的工人“觉悟很高”,“一是年轻体力好,二是大家都要求进步。”郝东明说,每年一到“红五月”,就开始加班加点,团员和青年们几乎24小时不休息。

  郝东明清楚地记得,刚进厂的时候作为学员,工资只有每月21元,拿了两年半。后来,“出徒”以后拿到34.8元、涨到37.8元。夜班从凌晨12点到早上8点,只有两毛钱夜班费。尽管钱拿得不多,但国棉二厂的工人从没有松懈工作,“我们团支部书记带领团员青年积极配合组织,人人都带着工人阶级的自豪。”郝东明如今回忆起来,仍记得自己所在团支部被评为优秀团支部时的骄傲。

  1986年,济南经历过一次暴雨“发大水”,郝东明和同事们刚好上中班,夜班的同事还没到岗。尽管工作时间已经结束,却没有一个人离开,因为“无论如何机器不能停”。最终,车间进水线缆被泡,机器无法运转,但车间里仍一片繁忙,大家都忙着抢救机器。

  郝东明说,曾经纺织企业在计划经济时期,是济南所有行业中上缴利税的第一名,肩负着极大的担子。

  丁立新1984年进厂,比郝东明晚14年,当时19岁。与郝东明相比,她算是“科班出身”——作为当时纺织局招聘的技术工人,经过在岗培训后进入当时十分辉煌的国棉二厂后纺车间。“当时来的时候非常满足,跟郝老师一样,特别兴奋。”丁立新说,1991年时国棉二厂进入鼎盛时期,在那个年代年产值已经达到1.5亿元。

  与郝东明印象中的“两毛钱夜班费”不同,丁立新经历的1990年代,国棉二厂福利待遇在全市看来已经是数一数二的,年终奖、半年奖、月度奖一样不缺,逢年过节礼品也很丰厚。“我们的食堂在整个天桥区都是有名的,附近的居民都到这里来买饭。”丁立新笑着说,最舍不得的就是食堂,“过年都在食堂里买馒头”。

  每天与机器打交道,身上、脸上连空气中都是棉花,睫毛上也被棉絮缠得眼前一片白茫茫,车间里又十分闷热,女工们下了班就往澡堂跑,好在免费洗澡也是国棉二厂的“特色福利”。“累是真的累,而且上有老下有小,下班回来人还没进门就听到孩子闹着要抱。”丁立新说,那时候累了就躺在棉花堆里休息一会儿,“从来没有在家过过春节,都在车间里,领导也会给我们送水饺。”

  有一句话是“重工业不重,轻工业不轻”,纺织行业虽是轻工业,劳动强度丝毫不逊于其他重体力行业,“不论冬天夏天,汗水都能浸透好几回”。

  从丁立新进厂,国棉二厂始终是在走上坡路。直到1996年,市场经济到来,国家纺织业饱和、竞争激烈。国棉二厂响应“退二进三”,面临改行。

  “开始垮的时候,就是从我所在的二纺车间开始的。”郝东明说,二纺车间就是扩大规模以后新建的。上级下通知后,二纺车间停产,两万多纱锭绝大部分砸掉,还有些送到了县城的纺织厂。郝东明和同事们重新回到纺一车间,顶替那些年龄大要退休的工人,其他管理人员分散到各个科室。这次变动,她进入了管理层。此后,纺一车间又坚持生产了一年多时间,1997年纺一车间也逐渐走向落寞。

  说到激动处,郝东明的眼里满含泪水。“当时我们的工人都很震惊,也很无奈,把我们的饭碗砸掉了。”郝东明记得,纺一车间的进口设备都送到了国棉三厂,一部分工人也去了那里。紧接着市政府出台政策,国棉二厂的职工可以提前退休,女性40岁、男性50岁。

  “虽说是退休,但是心里一点都不轻松。当时工人们都掉眼泪,那么多人都下岗了。”郝东明回忆,她的同事们又各自谋生,而后期每一台运送出厂的纱锭,都经过郝东明开单、签字,“不知道心里有多难过”。

  也正是在1997年,44岁的郝东明依政策退休,离开了奋斗27年的纺织行业。

  数据显示,1980年到1997年间,我国纺织行业发展迅速,棉纺锭由1780万锭发展到4245万锭。与此同时,市场竞争过度、产品滞销、企业亏损、开工不足、富余人员多等一系列问题也不断涌现。1992年起国有纺织企业出现全行业亏损,1996年时全国国有纺织企业亏损额已达106亿元。

  济南棉纺起步于民国,曾名列中国纺织界“沪津青”之后的济南纺织,历史上出现过七大棉纺厂、两大印染厂的辉煌时代。济南国棉系的兴起到落寞,是时代发展和经济转型的缩影。停产后的第二年,国棉二厂在原厂房基础上建起绿地超市,经营面积2万余平方米,从业人员500余人,是当时济南第二家大型超市,开业前3年年均营业收入近亿元。后来为了安置更多下岗职工,先后扩建了山东绿地塑钢型材市场、山东摄影器材市场。

  很多人从标山南路经过,还会回忆起这段历史,女工们下班时骑着自行车排队从厂区涌出的画面,是多少人历历在目的风景。

  郝东明和丁立新现在也是邻居,他们居住的房子位置就是原国棉二厂的仓库。郝东明今年66岁,儿孙绕膝,她还留着自己当纺织女工时的工作服和帽子,还有那张年轻时特地穿戴工作服去照相馆拍下的照片;丁立新在绿地超市建立后,便成为保卫科的一名工作人员,从纺织女工到服务行业,她感受到更多的是新的机遇和挑战。

  一座工厂倒下,女工们迎来不同的人生选择。同样不变的,是她们曾经作为工人的那份荣光。

电子游戏

上一篇:古代织布机的机是这个机吗

下一篇:海马8S实车到店售价被曝光车友:要大火特火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