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引领下的纺织品印花新态势

作者:电子游戏  来源:电子游戏下载  时间:2019-09-22 03:59  点击:

  今天在一个恰当的时机下,再次谈起纺织品印花的前沿思考。前提条件是,我们必须意识到一点:印染行业是纺织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承上启下的中间环节,具有技术密集、生产流程长、工艺复杂的特点,对突破纺织产业发展瓶颈起到关键作用。

  我将视角主要聚焦于三大板块,分别是贸易重构、供应链协同、行业新态势。多元化重构分析了作为全球纺织品出口份额最高国家,当前所处的位置和未来的方向,以涉及到印染环节的两大代表性类目即T恤和家纺为主;供应链协同引用了包括阿里研究院提出的关于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在纺织印花行业的具体实施建议;行业新态势,即纺织品印花行业的参与者们,尤其是印花工厂/供应商,该从那些点着手改善自己的工作流程和管理方式。

  T恤出口占全球18%的份额,出口值达70.2亿美元。其中日本、德国、美国是亚洲、欧洲、美洲的主要出口对象,分别占17%、5.9%、10%的份额。日本有54%的T恤进口来自于中国,总价值达12.2亿美元。

  中国出口家纺(床品、窗帘)总额达101.5亿美元,其中美国是最大面向出口国,其次是德国和日本。

  美国作为中国家纺产品出口的第一大国家,此次贸易摩擦不言而喻对以外贸为主的匹布印花工厂端造成巨大压力,而且,这种压力不乐观来讲可能将持续10年甚至15年之久。日本在纺织品精益生产的成熟运营模式下,已经牢牢掌控几个中国主要生产和进出口渠道,这对于国内挣扎求生存的中小印花厂来说,几乎分不到一杯羹。

  另外我们可以看出,随着产业链全球化开始向区域化转变,中国、美国和德国分别作为亚洲、美洲和欧洲的中心国,逐渐形成各自的产业链闭环。中国纺织业也在不断布局与“一带一路”国家的纺织品国际产能联盟,以色列、约旦、巴基斯坦、越南、印尼等国家,都将在未来以中国为中心的亚洲纺织产业链中扮演重要角色,这意味着以大批量、低成本的纺织服装规模生产外迁到联盟区域势不可挡,中国唯一可以留下的就是小批量、定制化的柔性制造产能。

  大家都在谈智能制造和工业4.0,不管是口号也好,切实的落地项目也罢,这一场产业革新从概念提出到真正赋能于制造业,还有很长的路要探索。物联网来的比互联网更猛烈一点,但也更难消化一些。一些仁人志士搬出当年日本重振制造业提出的理念——武藏曲线,再次表明大家不要失去信心,产业互联网模式才是中国制造业的救星。

  制造业的互联网化是“生产-销售-消费”协同升级中的一环,其改造动力来源于下游流通端和消费端。下游互联网化程度(在线化、数据化)程度越高,对上游制造环节的倒逼作用越显著。在产能过剩和互联网的推动作用下,纺织服装等消费品在订单需求上都出现了小批量、多品类的变化趋势,要想进一步做到个性化服务,制约并不在前端,而是在整个供应链体系。只有将传统离线的加工环节并入到整个协同网络之中,才能更好地完成客户需求。

  越来越多的纺织服装生产企业意识到这一点,并不断加速工厂的信息化改造建设。今天的品牌运营商对服装产业链的各个环节的参与,不得不从强调“拥有”转为强调“参与”,产品创新能力、快速交货能力,以及连续补货能力等,在没有强大的供应链支撑下,几乎不可能实现快速响应。

  然而,所谓的“信息化建设”对于中小印花工厂来说简直是可望不可及,因为这意味着需要在软硬件上投入动辄百万的成本,并且在没有完全对接外部电商订单数据接口的情况下,企业内部ERP、MES,乃至CRM的集成协同,难免成为一座座信息孤岛。

  有句话讲,“人类对技术的认知已经追赶不上技术发展的速度了”。所以,很重要一点,我们提倡供应链参与者能够强化“数字化”的认知能力,不是做一个官网就在线上就实现在线了,更不是开发一套ERP、MES、CRM系统就摇身一变数字化工厂了…没有共享的数据都不能称之为数据,没有共享的服务离“智能”也相当遥远。

  关于纺织品印花供应链协同的角色,我们可能需要换一个视角来看待——不管是怎样规模的印花加工厂,都会遇到产能闲置、定价恶劣竞争、工艺流程不规范、经营效率低下等问题。另外过去被品牌商垄断控制的工厂随着市场新型参与者(衍生品、IP授权品牌)的增多也希望能够被“释放”出来,正式参与到小批量、多批次、灵活公平的竞争环境中去。对于品牌商而言,多个供应商渠道始终是稳定不变的经营策略。这时候,维护好新零售品牌与供应商之间的印花交易供求关系,将会变得更加微妙、多元、透明,除了将品质、快反时效放在合作的第一优先级之外,会更加强调版权意识和契约精神。

  这便是绮灵云的目标,通过将线下成千上万的印花设备信息存储于云端,为服饰家纺行业的品牌商客户进行印花需求在线智能匹配。客户在绮灵云平台发布印花订单需求后,绮灵云根据品牌方需求类型分两种调度方式:一种包含光版成衣商城、免费设计服务的整体成衣直喷解决方案;另一种是将印花订单信息传送至供应商,供应商在收到产品后3天内直接将印花成品送达客户手上。值得注意的是,绮灵云采用智能分单系统对订单进行分配,根据客户的品牌定位、订单数量、面料成分及图案特点等相关数据,精准对接国产/进口/大中小型印花机器,将订单派送给最适合的供应商进行数码印花生产。

  在这样的模式下,既去除了中间交易环节、提升交易效率,同时能够降低交易成本,为确保提供专业品质的服务,绮灵云严格筛选入驻平台的设备供应商,根据供应商所在地、进口还是国产、设备适用范围、面板数量、耗材成本、工厂评级、累计(接单)打印数量等属性进行评级,同时要求墨水持有环保认证,并经过产品安全测试,严格把控产品质量。

  总结下来,对于中国纺织品印花领域的参与者,尤其是信息化程度比较低的中小工厂,可以在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探索:

  数码印花涵盖领域非常广泛,从成衣到匹布印花,从T恤、卫衣、裤子、运动装、包袋等时尚单品,再到床品、抱枕、窗帘、墙纸、陶瓷等室内软装饰品,每一个领域都蕴藏着巨大的潜力和机遇,能把一个类目做到精益求精,就不用担心没有市场和订单。

  纺织品印花行业数字化工厂整体架构,可以分为设备层、感知层以及应用层。所谓设备层,主要指用于进行实际生产的数码设备及相关流程;感知层,指用于实现对相应纺织品印花设备生产及生产相关数据信息的获取;应用层,根据采集的信息建立相应数据库,用于实现供应链分析与优化、订单生产计划和排程、设备和系统故障诊断与预测、质量管理与分析等功能。根据工厂规模进行不同程度的信息化搭建,在这个过程中,“工业工程”意识需要着重强调,也就是IE精益管理。

  另外,供应商可以尝试接触行业中提供专业技术服务和咨询服务的公司,获得理论指导和实践的机会。例如Datacolor,采用数字色彩测量技术来降低制造成本,通过向数字配制和批准流程过渡,减少这些成本高昂且耗时的色样,彻底解决屏幕色彩和打印后的面料及图案色差问题。Datacolor的色彩测量仪器,可以应用于不同面料以及不同面积的花纹图案,纺织品染料的数字测量俨然成为工厂信息化必不可缺的重要战略组成部分。还有Cimpress旗下的YSD云尚定,专业提供C2M大规模定制生产平台,通过构建柔性供应链为零售品牌、IP及传统制造企业提供一体化按需生产及个性定制解决方案。专业、更高效的服务总是与更可观的市场订单渠道有着相辅相成、密不可分的关系。

  中国纺织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是由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牵头发起,纺织服装全产业链相关企业、团体和服务机构自愿参加,共同推进纺织产业国际产能合作的平台组织,联盟平台致力于撮合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发挥竞争优势,扬长补短,整合上下游资源,以大带小,共同发展。当今,中国自主生产的纺织品印花设备因为极具诱惑力的性价比,在国际上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尤其深受欧洲市场的欢迎。工厂可以强化对国际纺织染整行业的条例的理解,提 高对新市场、新环境、新政策的探索精神。

  撇开全球贸易、行业数字化进程不谈,回归到我们每一个纺织品印花供应链的参与者本身,去思考和反省自己的成长脚步是否符合政策的要求,是否与行业规则背道而驰,是否能以长远的战略眼光看待企业自身价值。哄抢之后便是洗牌,洗牌之后,生意好不好做,问不得别人,得问心,君子忧道不忧贫。

  一个传统行业能不能赶上工业4.0进程,能不能在新的浪潮下打起精神重塑产业形象,取决于我们每一位参与者的决心和判断力,以及责任心!共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电子游戏

上一篇:【时尚印花独家】全球首家新无水印染方案应用成功!

下一篇:每一帧都是可以是壁纸!极美的海底之旅——《ABZ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