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笔绘世界 高温点丹青——记烙画艺人胡峰

作者:电子游戏  来源:电子游戏下载  时间:2019-09-21 22:12  点击:

  纸上作画,或油墨或水粉或铅笔,都是人们司空见惯的,而用电烙笔在宣纸上烫画,却是新奇又困难的。乌海市工艺美术协会会员胡峰便是一位擅长烙画的民间艺人,他虽从未接受过系统专业的美术教育,却凭借着个人的努力与天分,用烙笔在一张张轻而薄的宣纸上烙出了惟妙惟肖的动物和山水花鸟。

  胡峰1958年出生于安徽省萧县的一个小村庄里,因年少时患了小儿麻痹症导致下半身残疾。“上学的日子,对我来说挺难熬的。同学们一到下课就到处跑呀、跳呀、玩呀,我却哪也去不了。可能是因为太孤单了,我才渐渐喜欢上了画画,通过画画来宣泄内心的喜怒哀乐。”胡峰说,“就这样,我不知不觉地画了大半辈子。”

  高考落榜后,胡峰赋闲在家,整天与画画为伴。父母见状,想让他学习服装设计制作,因为这与画画多少有些关系,也不用到处走,就询问胡峰是否愿意从事这个工作,胡峰一听甚是开心,没多久就报了服装设计制作速成班。“为了尽快赚钱,减轻父母的负担,我白天认真学习,晚上不断实践,不到两个月就学成了。”胡峰告诉记者,起初,很多人都笑话他,堂堂五尺男儿去学针线活儿,而且根本不相信他的手艺,所以他能接到的活儿少之又少,只好拄着拐棍挨家挨户询问要不要做新衣服,还向大家承诺前3次找他制衣可以免去手工费。没多久,胡峰的生意逐渐有了起色。第二年,胡峰趁热打铁,在村里开起了服装设计制作培训班,收了近百名学生。面对如烟往事,胡峰说:“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要想在某一行当里有所成就都得吃点苦头,更何况在我眼里,服装设计既与我的兴趣相关,又是谋生手段,所以我从没觉得这有什么可丢人的。”

  1982年,胡峰来到乌海投奔姑姑,并开了间裁缝铺,还雇了几名工人打下手。有了富裕时间的胡峰再次拿起画笔,抒发着生活中的小情绪,一边挣钱一边画画让胡峰的小日子充满了幸福。但好景不长,2000年,因生意不景气,裁缝铺歇业。手艺派不上用场,身体又有残疾,没有了经济来源的胡峰一度陷入生活窘境,绘画用品于他而言也成了“奢侈品”。“当生存问题和梦想‘打架’的时候,是最困难的时候。”回想起自己的经历,胡峰感慨地说,“那几年,我骑过三轮车、当过保安、卖过白菜、崩过爆米花……即使再苦再累,对绘画的痴迷也从未淡去。”“他总是利用空闲时间捡一堆纸片回来用铅笔绘画,直到铅笔被削得实在抓不住了才肯扔掉。”胡峰的爱人说。

  2014年,在一次画展中,胡峰结识了乌海市烙画家付玉。“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烙画,第一眼就被深深吸引住了,于是赶忙在展厅里寻找作画人,想要跟她学习。”胡峰说,“就这样,在付玉老师的带领下,我踏上了烙画之路。”由于胡峰从未接受过专业的美术教育,上课之初付玉从作品的构图、色彩、线条等理论知识方面挨个细讲了一遍才开始向他传授烙画技艺。

  “你可别小看这支烙笔,它里面的学问可大着呢!”说话间,胡峰拿起烙笔向记者一边演示一边讲解道,“在宣纸上烙画最讲究的当属这烙笔的速度和技法了,快烫适用于写意,慢烫则适用于对细节的精雕细琢。”说罢,胡峰又放下笔伸出右手给记者看,只见他的右手指头上全是老茧。“初学的日子,我的手几乎天天都是烂着的。手指上的水泡烫起来我就挑破,休息一两天又继续烙画,又被烫伤,再次挑破,就这样一直反复了好久,手就成这样了。”胡峰说。

  胡峰的妻子看着他鼓捣半天一点收益都见不着,还要不断购买价格较高的纸张,特别心疼,便开始制止他继续烙画。“我理解妻子的想法,可自己心里又放不下对烙画的喜爱,只好偷偷捡废品卖钱买纸,有时妻子发现了问我花了多少钱,我就少说点。”胡峰乐呵呵地说,“幸好妻子现在已经被我的热爱与执着打动,不再限制我烙画了,不然我还得继续偷偷摸摸搞创作。”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如今,胡峰已能熟练掌握用笔力度与技巧。“胡峰的烙画,以国画的笔墨韵味为基础,但又有别于国画,既有鲜明的层次变化,又有工笔画的骨风。他通过对烙笔温度、速度的掌控和对宣纸材质的熟悉,展现出不同物象的色彩、质感等浓淡变化。同时,细微之处如蝴蝶的羽翼、枝头上层叠的松枝针叶、鸟兽身上毫毛鳞甲也能描绘得细致入微。”付玉如是评价胡峰的烙画作品。面对付玉的评价,胡峰害羞地说:“越是琢磨得深,我越觉得烙画艺术博大精深,我时常感觉自己依旧像一个初出茅庐的学生一般,什么也不懂。所以,未来的日子里我要继续学习烙画艺术,不断提升个人修养与素质,争取可以让更多的人看到我的作品并且喜欢。” (张靖爽)

电子游戏

上一篇:中国建筑第八工程局有限公司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保健中心工程壁纸采购中标公告

下一篇:保暖内衣批发价 优质面料精制而成 春明服饰